卢卡斯·菲弗尔注视着那尊圣母塑像,那是再常见不过的雕塑了,在任何一个教堂里都见得到。她微微颔首,由白色大理石刻画出的面庞上露出宁静的微笑。哪怕随着时间的流逝,她的笑容因此消磨掉,人们也会称颂她的美丽与贞洁。“她很美丽。”维斯不能从他的话里听出任何赞美之意,“她是位母亲。”

阳光透过彩色玻璃在地面上投射出斑斓的图案。卢卡斯·菲弗尔扶住他面前长椅的椅背,站起身来,他向前走了三两步,踏碎了一地的色彩。“我曾经做一个梦。我还是个婴孩,我在哭喊,我十分饥饿。我看到坐在黑暗的角落中我的母亲在注视着我,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甚至带有一丝轻蔑。”

维斯仍坐在长椅上,他感到自己已经...

“我对声音非常敏感,不是说听觉的敏锐,而是丰富的联想,你明白吧……?”维斯的语气不是很确定。

“你可以打个比方。”

“就像我听到电锯声我会想到孩子或者羔羊的哀嚎,急促的敲击是心跳,纸张的摩擦可以是皮肤间的摩擦,水声可能是在我头脑深处终年流淌永不停歇的河流……”

“我懂了。这让你困扰吗?或者说规律的声音会让你安心吗?”

“大概吧,规律与节奏,毫无休止的运算与数字。可如果只是想象力丰富这没什么。但是我害怕。”

“害怕什么?到什么程度呢?”

“我不知道,我或许只是给恐惧找了个载体。它们让我颤抖,手脚麻木,我心神不定的左右打量。心里念叨着‘逃不开了,逃不开了’。”

“逃不开什么呢?”...

是去年冬天到现在的现在到一个总结XD
感谢大家能够忍受人体,透视和色彩都是一团糟的我…
(发现了bug所以重发一下…)

使用随机数生成器生成的号码是十七号@非持续性鸽饲料推销员 ,请私信我您的地址√

今天检查提问箱时发现了漏掉的问题!
感谢对关于教授的喜爱!能得到这样的评价真的是十分开心!有很多人问到了出本的问题,单行本在今年夏天出完了,已经没有余本了…二刷的可能性也不是很大…
维斯的形象在全文里有逐渐补全的过程,大概是从一个古怪神经质并不讨喜的人物,到一个为异常事件兴奋的异常人物,到逃避,到正面面对的一个过程。加上暗线里的叙述,其实也解释了为什么他会这样,个人的性格悲剧和无法逃避的家庭悲剧。但毕竟故事还有许多没有讲到的,后面会有补充的。
关于标题我确实欠考虑了…!我会逐渐在文末补全中文,感谢您的建议!
最后感谢您的喜爱!我会继续努力的!

在好心情的驱动下想要做抽奖XD

在本条博文下留下标注有序号的留言,抽取一人送Vintage Classics出版的毛姆的《刀锋》平装英文原版√

大概在十二月一号抽取√

如果人数较少就黑箱给亲友…

“先生,如你所见,我既非豺狼也非羔羊,既非贤才也非愚者,但那些喧哗的因子在我脑内叫嚣吵闹,他它们在那拥挤来拥挤去,最终只剩下一片狼藉,容不得我立足其间。这是怎样的分裂呢。

我并非狠毒之辈,我会为丧子之母哭泣,我并非纯洁的稚子,我饮酒作乐求取一时快活。正派君子憎恶我不行正道,作恶之人笑我尚存良知。我只得找你倾诉。

先生,我并不虔诚。我耻笑那些在像前赞颂主的信徒,禁欲是多么的可耻!可到我一无所有时我便想起替我赎罪的男人!

唉,你若想嘲笑我那便笑吧!但并非我一人!因我等众多!”

苏菲躺在草地上,空中的金色飞絮落在她的身上,她闻得到远方飘来的面包的香气。

Vergiss nicht

Über den Professor:

事情就那样发生了,一切都显得顺理成章。


维斯不记得那是什么时候的事了,但他记得自己当时坐在教室里。那是堂拉丁语课。他注视笔记上歪歪扭扭的字迹,那些字母突然间纠缠在一起,像黑色的麻绳,它们束缚住了他的手腕。麻木感从手向全身蔓延,最终他浑身都动弹不得。他只觉得自己在害怕,至于在害怕什么,他也说不清——他只知道,自己快要死了。


后来,他看着逐渐褪色的人们把他抬到了医务室,他们脸上的惊恐更甚于他。他觉得医务室中浅蓝色的窗帘在疯狂生长,而米白色的天花板在一呼一吸。不大的白炽灯成了圆月、棚顶上的一个窟窿,里面流淌出的滚烫月光要把...

1 / 21

© Saturn allium fistulos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