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阿洛的气质也太好了!!!那个眼神!还有裙子!我要下楼跑圈!
真的太美好了!(痛哭流涕!)
感谢Eric的礼物!我一定会继续努力的!(深深深鞠躬!)

Ambrose Jr.:

 @Saturn allium fistulosum 

我的普通礼物。

HAPPY!

海因里希·维斯不喜欢散步。

假如有一篇冗长的通俗小说在开头写道:“一个穿着鼠灰色大衣的年轻人垂头丧气地在街上徘徊着。”那么这无疑是最适合维斯的。

前面就是码头,走过一段石板路就到了。

谁也摸不透这几日的天气,傍晚气温骤降,河畔的风也改了方向。维斯望向对岸的老城区,乌云在迫近。他还没伸出手,风就替他把大衣裹好。这本来就不是一个适合散步的日子,维斯正这么想着,他被卷进了从到港船只上涌到岸的人群里。他感觉自己踏进了一条河流,水位在不断上涨,除了呼吸困难,他还觉得两腿打颤。这条河流不断的冲刷着他,可他的嗅觉还算灵敏。忙碌了一天的人身上有困倦的味道,他们手里拿着的火腿面包散发的气味让...

他不知道那天阿洛伊西娅穿的本是条红色的裙子。

斯坦利·米尔格兰姆与西格弗里德·伦茨:社会心理学框架下对《德语课》的分析

原文地址:https://owl.uwo.ca/access/content/group/d9c3b137-1d5d-4026-9794-2079b0d9f6a8/Stanley%20Milgram%20and%20Siegfried%20Lenz.pdf

原标题:Stanley Milgram and Siegfried Lenz: An Analysis of Deutschstunde

in the Framework of Social Psychology

原作者:Vladimir Tumanov

德文原文翻译参照许昌菊的译文,英文部分可能存在翻译纰漏

完成进度:7/19...

假如那个男人死在战壕里,假如没人会举办那个该死的舞会,或许无论对谁来说都是件好事。

维斯同墙上那些熟悉的面孔对视,他便知道自己是由什么构成的。他的父亲有浅灰色的眼睛,他的祖父有枯草似的灰白头发,他的姑母有浓重的黑眼圈,甚至某个不知名的叔父都有与他相似的阴郁面孔……

他觉得自己被围困住了。

在这里存一下档
@Pilzpilzchen 笔下的肖恩XD
他是一个非常棒的角色!!!

Mutter
他时常会感到不安。她蜷在沙发里,捧着关于瓷器的图册,而他几天前恰好想着在古董市场上淘些瓷制茶杯。她躺在那,那仿佛就成了陈列室。她会向他微笑,好像因为他发现的秘密而喜悦。起初他想拥抱她亲吻她,可不久之后他便眼神游离,想要逃避所有的挑逗,心里尽是惊恐。
房间里总是摆着干枯的花枝,它们浸在色彩明亮的颜料里。她会装作厌恶的样子,嗅到花瓣上的香水味后,她会残忍地碾碎那些脉络清晰的叶片,把碎末撒得哪都是。这时他会害怕地瞧着她,那香水是他细心喷上去的。她满意地看他烦躁的踱步,轻笑着搂着他,可就是不肯亲吻他。
“她是个干瘪的石榴,”他想,“而那唯一新鲜的石榴子长成了畸形的树木,在他人看来也就不值得惊异...

在《德语课》之后伦茨写了更多的小说:“The Model”(1973),“Heimatmuseum”(1978,家乡博物馆),“The Loss”(1981),“Exerzierplatz”(1985)或“Die Klangprobe”(1990)。

这些小说绝不是那么容易被消费的,它们需要读者聚精会神并对专注力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在这里叙述者不会背对他的观众,但是他不乐于讨好他们。有时人们批判他叙事诗般的宇宙中的一些东西是不写实,让人感到是未经构思,是虚构的。但是任何为此感到遗憾或不满的人都应该记住,我们需要认识到叙述者会偏爱某一种刻画方式,而他最优秀的故事也归功于他与那些象征间不可...

维斯做了个梦。他同骸骨在黑夜里游荡,天空上唯一都光源是一个窟窿,里面倾泻出滚烫的月光。
等他醒来,他发现翻腾的冒着热气的李子汤顺着锅的外沿流到炉灶上。他早都忘了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他交房租时,房东说他早晚会用意想不到的方法害死自己。

真的太有感觉了…!苏菲常常会露出这样自信而游刃有余的表情呢XDD
太喜欢Eric的画了!每次收到画都非常非常开心!十分感谢!!!(深深深深鞠躬)一定会继续努力下去的!XDDD

Ambrose Jr.:

 @Saturn allium fistulosum 

画了苏菲

……

……

撞了一下想不起来要讲什么了

※可能撞掉了一些智力


die männliche Linie einer Familie

2 / 19

© Saturn allium fistulos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