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各位考生考试顺利,文运昌隆XDD

这三张其实是一个系列的,做成了长图XD

我的医生是个看起来颇是精明的人,假如平日里遇到她,我必然不会开口和她说些什么。
她的声音和我想象的是一样的,平静却不平乏。但是她还是让我恼火,无论何时何事,总是那幅耐心温和的样子,这让我想着法激怒她。这或许让我有某种,胜利感。
她的办公桌上除了一台电脑,一个只装了白开水的玻璃杯,一支钢笔外就什么都没有了。好像是特意隐藏了一些事物,我从中不能再看出什么了。
每次复诊她都会把窗户关上,因为外面的声音让我害怕。汽车发动机的声响和救护车的鸣笛,偶尔夹杂孩子的哭声,这足够让我蜷缩在椅子里一动不动。但我还是喜欢整点时刻传来的教堂钟声,尽管它对我来说并无附加的意义,但是那种规律的声音是让我安心的。
走廊两侧的长椅上...

唯有在平原上腾空爆炸才能表达我的感谢!!!(深鞠躬!)

Pilzpilzchen:

画一画Jo家的孩子!!!!!@Saturn allium fistulosum 是维斯和画家!!

1.谢谢!其实我最喜欢的是苏菲•齐默,充满干劲不肯放弃的类型…我喜欢这样的角色XD
2.谢谢!中文系是我的努力方向XD专业不敢当,因为我没有受到过专业的训练,而且会有一些翻译的纰漏…所以那些翻译只能说是仅供参考吧XD
3.感谢!这种风格算是一开始就形成的,因为我写东西的时间很晚,没有时间去形成更为成熟的风格。受到西格弗里德•伦茨和海因里希•伯尔的影响最大,他们都是我非常喜欢的作家XD
4.感谢支持!并没有那样的经历哈哈哈哈哈哈,大概是做了一些考据,能够在创作的时候更顺利一些XD

1.哈哈哈哈哈哈谢谢,那些画都是是和我的原创故事über den professor相关的XD
2.谢谢,能够得到这样的评价真的很开心!有出合集的打算XD但是可能会印的比较少,因为读的人并不多。我一直超级想把伦茨推荐给大家,他真的是一个非常厉害的作家!
3.谢谢XD祝您阅读愉快!
4.嗯…其实严格的来讲,这个故事并不能算在推理小说的范围里,因为在写的时候有一些情节是违反了推理小说的规则,所以über den professor只能算一个有推理元素的剧情向故事…?大概是先想到一些有趣的元素,比如油画,音乐,诸如此类…然后找到他们的联系把他们串...

1950年,Ratzeburger湖畔的伦茨

有参考

苏菲·齐默关上车门时分明听到玻璃窗发出了清脆的迸裂声。

她检查一番发现是后车窗的边角上出现了裂痕。苏菲叹口气,估算着自己还有多久时间可以和它相处。暂且不说这辆车的年龄是否和苏菲的有得比,久经历练后它也是浑身是伤的老警员,前车窗上有两个弹孔,看起来颇是惨淡;前车门上有几道刮痕,黑漆下的钣金暴露无遗;至于轮毂上的刮蹭就更不用说了。这辆车不知道有过几位主人,退休的,辞职的,负伤的,但无论如何,它现在属于苏菲。从苏菲当上探长的那一天开始,它就被分配给了她,哪怕警局里有更多运行良好的车,偏偏这辆被分配给了苏菲——苏菲清楚,这就是故意的。想到这里苏菲更是无名火起,她往轮胎上狠蹬几脚,等它呻...

激情转发!!!
Eric每次都能把神态掌握得那么好!真的太厉害了!而且颜色总是那么干净,是非常非常厉害的!
感谢Eric的画!我一定会继续努力的!(深鞠躬!)

Ambrose Jr.:

 @Saturn allium fistulosum 

小卢

Mutter

夏季的夜晚潮湿燥热,让人难以忍受。如果耳边有婴儿不绝的啼哭,那更是煎熬。

阿洛伊西娅感觉身上的衣物同皮肤粘连,甚至成了身体的一部分。她浑身乏力,自从那孩子诞生后,什么东西便从她身体里剥离出去了,她感觉自己成了失去了水分的果实,只能发出空旷的声响。

那被剥离出去的、她身体的一部分在远处哭闹。乳母在哪。当她想起乳母回家打理琐事时,她也不想起身。她反而望着挂在床头的挂件,那是男人自己雕刻出来的,纹路粗糙。可他把它挂起来时尽是喜悦。满是傻气,她想。

孩子还在哭,在她听来带了恳求的意味。

她不敢往房间角落的阴影里瞧。

当她生产时,她觉得自己被抽离。恍惚中她看见隔壁来的姑娘在把脐带剪断,她感觉自...

啊!!!阿洛的气质也太好了!!!那个眼神!还有裙子!我要下楼跑圈!
真的太美好了!(痛哭流涕!)
感谢Eric的礼物!我一定会继续努力的!(深深深鞠躬!)

Ambrose Jr.:

 @Saturn allium fistulosum 

我的普通礼物。

HAPPY!

2 / 19

© Saturn allium fistulos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