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坦利·米尔格兰姆与西格弗里德·伦茨:社会心理学框架下对《德语课》的分析

原文地址:https://owl.uwo.ca/access/content/group/d9c3b137-1d5d-4026-9794-2079b0d9f6a8/Stanley%20Milgram%20and%20Siegfried%20Lenz.pdf

原标题:Stanley Milgram and Siegfried Lenz: An Analysis of Deutschstunde in the Framework of Social Psychology

原作者:Vladimir...

模仿了克林姆特

Fundbüro

Der Maler

Über den Professor:

Kapitel 2


夏天适合去死。


他脑子里冒出这个念头时,他抽出了金属烟盒里的最后一支烟。他摩挲着烟盒光滑冰凉的外壳,寻思这玩意会是个值点钱的高档货。这烟盒是他穿过参加礼拜的人群时从某个衣衫整洁的男人那顺来的。不过值多少钱也不要紧了,反正他已经决定去死了。


夏天总是闷热的,城市的河边更是潮湿。他想到不停歇的虫鸣,浴室里布满污渍的瓷砖,带有锈迹的浴缸以及廉价的刀片。他突然觉得那和死亡相关的一切是值得他写下来的。他不由得嘲讽自己在此刻还有着写作的兴致。他当然乐意那样死去,但他连个住所都没有,更别提什么浴室了。...

1.其实一直是做随缘翻译otz我对伦茨先生的喜爱简直是无法用语言描述的!我甚至想用小论文描述他的好(不)
语言方面,他的描写细致而且有节制,画面感强到像看一部电影一样。剧情方面,平静而不缺乏波澜,见微知著。有很强的历史感时代感,可以从他的描述中窥视二战后一代作家的心境和观点。在对待笔下角色这一方面,伦茨先生做得非常了不起。用他的好友拉尼茨基的话来说是他非常尊重笔下的角色,对待他们谨慎又谨慎。这点真的是非常非常了不得的。
而且伦茨先生的人格魅力是不用说的,被誉为完美的温和的诗人。(他为新婚的妻子写了一本《我的小村如此多情》)
伦茨先生也有他的短处,例如写作过程中过于田园诗化的叙述…但是他的闪光点还是更...

提问箱:https://peing.net/zh-TW/jooojostakovich

1.谢谢!!!比心XDD
2.其实我现在仍处于入门阶段XD我的德语文学入门作品是伦茨的《德语课》。然后推荐国内的伦茨作品译作《激流中的人》,《默哀时刻》,《面包与运动》,《空中有苍鹰》,《灯塔船》,《投敌者》,都能找到实体书。老一点,八几年有一本伦茨短篇集,网上有PDF的资源。伦茨的风格很容易吸引人。
然后读的是伯尔,上海文艺出版社出了不少译作,《不中用的狗》是短篇集,还有长篇的《天使沉默》,《丧失了名誉的卡特琳娜勃罗姆》,有类似游记的《爱尔兰之旅》
这两位是我最喜欢的所以主要列出他们的书…
3.谢谢哈哈哈哈XD...

嗯...我最初在写故事的时候会在文章末尾打上tag,这样更容易引起注意,获取浏览量。然后大胆的表达自己希望获得反馈的愿望,这样应该会有效果吧。我和很多认识的朋友是相互反馈的,所以试着给其他作者一些反馈,能够建立一种相互促进的关系?

进步的话除了听取他人的建议,我感觉更需要明确“我想写什么样的故事”“这个故事应该怎样发展”“我自己对这个故事是否满意”,因为故事终究是属于作者自己的东西,符合自己的愿望和要求更重要。在自己有较为明确的目标的情况下再有目的的提高会更有效。提高文笔的话,我认为多读是最有益的,找自己喜欢的类型的书读一读,这是个人经验希望这能够帮助到您XD

提问箱地址:https://...

打捞一下提问箱XD
1.我是没有学过画画的,所以回答这个问题似乎是不够格的…系统学习是没有经验的otz我的建议是多看?观察别人的画能够学习到不少XD先学习素描吧(别人说这样告诉我的…)喜欢画的画一定要大胆画下去啊!加油呀!!!
2.感谢喜欢!!!(鞠躬)我很想推荐西格弗里德·伦茨的作品,首推《德语课》!以及海因里希·伯尔的短篇小说集《不中用的狗》,马丁·瓦尔泽的短篇《假如没有贝尔蒙特,我们会怎样……》

Der Maler

Über den Professor:

Kapitel 1


2003年3月4日 17:21


“三。”


维斯已经不需要数到一了。这个小把戏让他感到腻烦,他甚至不必数到“二”,他的全部感官就已苏醒过来。


“二。”


可他还是得完成这个仪式,他需要时间缓冲。


消毒水的气味容易辨认出来,它在维斯的鼻腔里燃烧。虽然隔着门——那声音沉闷、压抑,他也能听沿着走廊前行的声响,那一定是缺少润滑的轮子在快速前行中吱呀呻吟;他无法听清尽量压低的人声在说什么,仪器运作的提示音掺杂在其中;无论如何,急促的脚步是无法掩盖的,像是在灾难降临时的逃离...

Die Lamm

Über den Professor:

Kapitel 6


“一。”


眼前未结束的梦境同海潮一般退却。嗅觉最先苏醒,狭小房间里的霉味涌进鼻腔。


“二。”


再动动手指,它们有些僵硬。稍微往右挪一两寸,指头碰到了床单下坚硬的草梗。


“三。”


睁开眼能看到在半空中漂浮的灰尘,就和海因里希·维斯预料的一样。


在数完三个数之前绝不会睁开眼睛,海因里希·维斯永远不会对这个的小把戏感到腻烦。每当他醒来发现一切正同他在前一夜闭上眼前时的场景是一样的——这是指某把椅子的位置没有移动,本就关闭衣柜门...

Die Lamm

Über den Professor:

Kapitel 5

1940年7月

她经过咖啡馆时发现上了年纪的老人占据了咖啡馆绝大多数的座位。

将近黄昏时,他们也依旧精神矍铄,可音量调高的收音机也无法遮掩他们听力已经不若往日的事实。鼻子上架了副圆框眼镜的老人把帽子摆在收音机旁,在喇叭里的沙沙声把胜利的消息掩盖时他便拿帽檐在收音机顶上敲几下。等到杂音不见后,广播的是声音轻柔的女歌手在歌唱,他和周围的人露出了失望的神情,他们错过了他们最想知道的东西。老妇人沉默地坐在一桌,她们的茶杯早就空了,“或许等到了时候她们就会回去,准备晚饭。”她想。

现在她没法加快步子,夏季傍晚的...

头脑里绽放的花

2 / 20

© Saturn allium fistulos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