Über den Professor
Ich bin ______.

《变节者》好像是去年才宣布出版的,国内应该也没有译文。但是竟然能找到有声读物……没有用啊,是听不懂的啊。
伦茨的作品其实很多的,可译本真的很少……(起码比伯尔多了…!知足吧!)

伦茨此前被说是无论立场还是写法都温和老派(叙事方式较传统),也被说是“中庸的作家”。或许因而比格拉斯和伯尔更容易被读者接受。象征意义点到为止,但是一些地方深究下去会很不一样。就像《空中有苍鹰》里的贼鸥。
之前看过一些资料说在被评论家说手法中规中矩作品过时的时候,拉尼茨基说他是“如此诗意和美丽”。
哦,他和拉尼茨基是毕生挚友啊……
比起格拉斯和伯尔,伦茨好像是性格更加温和的人,或许和拉尼茨基是挚友也是可能的,那个能让瓦尔泽做梦都被追问的拉尼茨基……
不过拉尼茨基也评论过伦茨,说他写中短篇的功力强于长篇。但是总觉得这样比说格拉斯写得冗长无聊,瓦尔泽写得惨不忍睹糟糕透顶要好啊……(据说他还经常骂“你扯犊子!”不知道是否可信……拉尼茨基在自传里写和他深仇大恨的作家不在少数。)大概按伦茨那种性格可能会和他更好相处吧,大概吧。
“他非议我的书,我当然不高兴,但是当他打来电话,问‘西格弗里德,新书写了多少页?六百页?哈哈哈’的时候,我还是觉得很开心。此外,我得了什么有名的奖项,比如歌德文学奖,或者托马斯·曼文学奖,我的朋友马塞尔站到颁奖台上,大声读出评委的授奖理由,那里头全是赞美,然后他会换上一种命令式的语气:‘西格弗里德,上台来,别怕,我们就是握下手,我再亲你一口。就这样。’”在网上查到了伦茨这样的自述。挺有趣的XD。
一定要买那本关于四七社的纪实啊!

评论 ( 4 )
热度 ( 8 )

© Saturn allium fistulos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