Über den Professor
Ich bin ______.

伦茨从经典中学习到许多,他从不掩饰这一点。他所有的作品中都有着相似的基础——他所说的最重要的表达方式,故事。他是个传统主义者。他充满尊敬和感激的将德国的中篇小说同盎格鲁撒克逊的短篇小说*与俄国的叙述方式相结合。风暴、海明威、契诃夫——他爱他们。海明威曾经甚至短暂的启发他,这是很久以前的事。

但他是个理智的、温和的传统主义者。他从传统出发,偏离传统,改革传统——但他没有。一些评论家责备他,他们认为他是“过时的”。他从来没能幸免于难。当然,如果他们心情好点,他们会对他友好些,可他们也不肯在评论上打折扣。

 

尊重,斟酌,礼貌,技巧:这是我不禁首先想到的。伦茨尊重他创造的人物。他给予他们自由选择的权利,他不保护他们,但他谨慎又谨慎地写下去。他是个礼貌而得体的叙述者。有人反对我说,艺术,真正伟大的艺术,只会超越一切礼节。福克纳或者陀思妥耶夫斯基笔下的人物可能是悲惨的。确实,做个绅士,写体面的文学是不够的。但是在荷马时期,史诗就已经和尊重、技巧有少许的联系。


                                                                                                      拉尼茨基


*盎格鲁撒克逊的短篇小说,直译过来是这样的...如果有清楚它指的是什么的,感谢告知!


评论 ( 8 )
热度 ( 8 )

© Saturn allium fistulos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