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看见阿洛伊西娅·德罗默特在微笑。
他此刻才发现自己不再恐惧。我此前到底在害怕什么呢,他想。阿洛伊西娅·德罗默特终于要走向生命的终结了,只有在这样的时候他才仔细的打量这个女人。
她曾经是个美人。他们有着相同的蓝色眼睛,他不知道那双眼睛曾经让多少人为之倾倒,不知道这双眼睛曾经为谁溢满笑意。不过他对此毫无兴趣。她肌肤曾经如同大师雕刻刀下的白色理石雕塑一般细腻光滑,如今那雕塑早已被磨蚀。黑色的发丝粘连在一起,她爱着自己那头黑发,但不知有多久没有打理,想来她一定十分痛心。
她到底会为哪些事情痛苦呢?她不会理会恋人的恸哭,她不会在意襁褓里待哺的婴孩。她真正快乐的时刻又有哪些?当自己的血肉降临世上,当她和恋人紧紧相拥翻云覆雨,她只当那是片刻间闪过的虹色。
现在这个傲慢的女人要死了,她却为之欢喜。这不是上天给予她的喜乐,而是她亲手夺来的福祉。
阿洛伊西娅·德罗默特停止了呼吸,她脸上的笑容凝滞住了。他揭下了她脸上的面罩,他看到了苍白的嘴唇。那是他父亲曾吻过的嘴唇。他拿指尖抚摸那冰冷的干裂的嘴唇,他俯下身,亲吻她的额头。
当他抬起身,他怔住了。
阿洛伊西娅·德罗默特无法获得安宁,但她夺来了自己的死亡——借他之手。
那是怎样高傲的女人。他攥紧双手,笑声从齿缝间露出,最终演变为无法抑制的狂笑和愤怒。
“真是被你摆弄了一道啊。”

评论 ( 2 )
热度 ( 127 )

© Saturn allium fistulos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