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安,亲爱的。

关灯的是阿洛伊西娅。因为罗伊斯总是先睡着。他把头埋在阿洛伊西娅的怀里,鼻尖掠过他爱人的锁骨,引得她咯咯笑。爱人的怀抱是他的巢,罗伊斯逐渐蜷起身体,睡过去了。

他终于睡去了,阿洛伊西娅想。罗伊斯是个精力充沛的男孩——是的,哪怕他比自己大得多。这个在阿洛伊西娅眼里足够做她兄长的男人的皮囊下是个吵闹的、挥舞手脚的孩子,他在索求。“求求你,再给予我吧!”阿洛伊西娅听到过这样的哭诉,那时罗伊斯亲吻着她的脚,慢慢向上,亲吻她的小腿,玩笑似的捏了一把她的腰部。

罗伊斯称她是缪斯,多么俗气的爱称啊。阿洛伊西娅占领了他所有的画布,所有的颜料为她服务,画家本人受她的奴役。

但她并不为此感到自豪。

当她感到罗伊斯在吮吸自己的乳房时她才想起自己是赤裸的。

睡吧,睡吧,她把手指埋进罗伊斯的金发中,她喜欢那头金发。她借着窗外的月光和窗前的镜子打量起自己来。她有姣好的面孔,阿洛伊西娅敢说她也爱上了自己,她甚至愿意触碰镜子中的嘴唇,摩挲脖子上的唇印,拥抱她,亲吻她。

而罗伊斯也爱这样的她。

除此之外,罗伊斯还有什么理由为她付出?在这样的夜晚还有另外一种爱吗?

或许他并不爱她,他在恐惧除她以外的一切。

当她想到这里,她觉得自己在躲开她的孩子。

罗伊斯的手指从她的小腹向下滑,向下,再向下一一这时阿洛伊西娅才发觉腹中本是空虚的。

当罗伊斯不顾一切的扑向她,欲望掩饰之下,他把那些恐惧当做种子埋藏在她身体里。

那样干瘪的种子,又怎能长出什么东西来呢

那我爱他吗,阿洛伊西娅问自己。

可是她不知道。

评论
热度 ( 40 )

© Saturn allium fistulos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