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菲·齐默关上车门时分明听到玻璃窗发出了清脆的迸裂声。

她检查一番发现是后车窗的边角上出现了裂痕。苏菲叹口气,估算着自己还有多久时间可以和它相处。暂且不说这辆车的年龄是否和苏菲的有得比,久经历练后它也是浑身是伤的老警员,前车窗上有两个弹孔,看起来颇是惨淡;前车门上有几道刮痕,黑漆下的钣金暴露无遗;至于轮毂上的刮蹭就更不用说了。这辆车不知道有过几位主人,退休的,辞职的,负伤的,但无论如何,它现在属于苏菲。从苏菲当上探长的那一天开始,它就被分配给了她,哪怕警局里有更多运行良好的车,偏偏这辆被分配给了苏菲——苏菲清楚,这就是故意的。想到这里苏菲更是无名火起,她往轮胎上狠蹬几脚,等它呻吟完了便倚在边上点上了一颗烟。

这是条安静的街道,尽管隔两个街区就是商业街。尤其是下午正热的时候,只有树下的阴影里有零星几个人,好像整条街都昏昏沉睡了。

这还真符合他的作风,苏菲想。要是嘈杂的地方,估计过不了一会他的脑子就会炸开。街道两旁都是七叶树和墙壁刷成白色的建筑,是城里再普通不过的街景,这些无法让苏菲提起兴致。

正对着苏菲的那栋公寓的第三层,左数第二窗户,那个被灰色窗帘遮掩的窗户,苏菲紧盯着那。当然,这不是什么盯梢,她得让他看到是她来了,否则他不肯开门。苏菲起初对这般怪癖嗤之以鼻,等她吃了几回闭门羹后她就在指定位置停好车等他招呼她进去。如果只是这样倒也罢了,可是进门之后也没有招待她的茶水,甚至容她立足的空间都被没生气的书本和纸张占有,苏菲也没有抱怨的权利。

这儿叫松林地。但苏菲在这没看到过一棵松树。可他就是这么说,好像他拥有命名权一般。

松林地,苏菲嘟哝着,这是个怪地方。假如她还有得选,她当然不会来这。

苏菲听人说,他,海因里希•维斯,在某一个潮湿的夏日把这租下来的。她几乎想象得到他是一边踱步一边在发霉的墙壁前若有所思,头顶的吊扇还在呻吟。当他决定占有这个萧条的公寓时,他拍手叫道:“就是这了!这就是松林地!”

终于,她看见了窗帘后的苍白面孔。这算是允许她进门了。

苏菲把烟头按在车窗上,捻了几下后嘟哝道:“难得今天他心情不错。”


评论
热度 ( 28 )

© Saturn allium fistulos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