Über den Professor
Ich bin ______.

-周四下午时,楼上有人在练习。费了很大功夫才认出来是门德尔松的E小调协奏曲。尖酸刻薄得说,真的太难听了。
-莫名想到了一些极富自制力和秩序的人物,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阿申巴赫啊。托马斯曼前篇用那么多笔墨描写他的自制,包括用自制阻止自己旅行、足以让他形成优秀品质的家庭以及名望。在船上对面抹脂粉的老人的厌恶这个细节真的厉害…和后面对比的话。他对青年人的话里似乎已经存在某些极端的倾向了。从开篇到最后像是阿申巴赫在挣扎里一点点毁掉自己的自制,解放自我……那种对美的欲望令人战栗……表面平静但是深处却是一场风暴。内心的斗争绝对是最值得挖掘的部分啊。
压抑自我恪守原则这点有时在人物身上的效果很奇特,德国最北部的警察哨长就是命令和秩序的化身,至于他的近乎病态的偏激,很可能就是他的原则所致……极端的原则是由某种不合常理的环境或信念所造成,那样的秩序是病态,不合常理的。
说到了自制就会想到欲望啊(啊…想到了浮士德博士,他和阿申巴赫放在一起看会很有趣吧)看贞洁的厄运时,说实话觉得不适感很明显。尤其是修道院中的那部分。结果最近在想看一下废都…
-汪曾祺的那本书已经买不到了吧…已经三年了,并不是两年啊。也许再也买不到了吧。:-(
-做梦梦见在卢浮宫里被人枪毙了,倒在汉谟拉比法典前。啊……很诡异的展开。

评论 ( 5 )
热度 ( 5 )

© Saturn allium fistulos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