Über den Professor
Ich bin ______.

大概是最悲伤的早晨了……如果再有一个马五就可以凑齐了。
一上午都在听维塔利的恰空,是米尔斯坦和海菲兹的版本。好在下午没有特别消沉。
在闲下来之后我开始变得啰嗦了啊……

P.s.突然想起来一三年北京政治高考选择有一道题说一个小提琴家在表演过程中拉断了G弦,然后他即兴编出一首不需要G弦的小提琴曲……我真的很怀疑这个故事是编出来的。

评论
热度 ( 4 )

© Saturn allium fistulos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