Über den Professor
Ich bin ______.

这几天找出博斯特里吉参演战争安魂曲的视频看了看,发现他和其他人相比,他似乎非常的好动啊……和站在他旁边的那位相比,他身体摆动幅度意外的大。2009年有一部《钢琴调音师》的纪录片,他也出现了一会,演唱过程中肢体动作很丰富。那个纪录片里眼熟的人真的不少。
很多年前博斯特里吉拍了一部冬之旅的影片,像一部音乐剧。他演那种又神经质又憔悴的诗人还很合适。
前阵和朋友说到,伦勃朗到了困顿的时期作品数量真的是多得惊人。
“不过他富有时作品数量也不少啊,毕竟有许多委托。”确实是这样的。 现在一看到伦勃朗脑子里就是那段话。
“在流行中,你早晚会窒息而死。这才是真实的你,粗野但真实,是你们野蛮的先辈建立了荷兰,所以放下你们的尴尬不安去拥抱他们吧,赞誉他们吧。你们认为重要的东西其实一文不值。这座宏伟的大理石市政厅明天可能会归于尘埃,阿姆斯特丹也可能沉入海底,只有拥有粗犷的自由,荷兰才会永存不朽。”
啊……这段话真棒。
图片是伦勃朗1664年和1666年所画的鲁克丽丝。

评论
热度 ( 5 )

© Saturn allium fistulos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