Über den Professor
Ich bin ______.

马托乌斯基被蒙着眼睛,跪在地上,没有被绑起来,灰衣人手拿一支左轮手枪,站在他的面前,拎箱子的矮个子站在旁边一点点的地方。灰衣人在等这位理论家的信号,后者说:

“摘掉他的蒙眼布。”

灰衣人惊奇地看着他,好像没有完全听懂似的。仓库里开始发亮了。

“摘掉他的蒙眼布。”

灰衣人照做了。

矮个子理论家将他的箱子放到地面,从口袋里拿出一盒烟,一声不吭地递给跪着的那人。马托乌斯基取出一支,插进嘴里。没有长毛的手给他递火。他闭着眼,贪婪地猛吸。矮个子又拎起箱子,往后退去。他站在跪着的那人的斜后方。所有人都在看着马托乌斯基吸烟。一支手枪突然响了。马托乌斯基一惊,惊奇地望着灰衣人,倒了下去。他的手指间还夹着燃烧的香烟。矮个子理论家将他的左轮手枪插进口袋里。

 

                                                                                  《空中有苍鹰》 1952

再看这段突然很吃惊,伦茨写了一个非常典型的角色啊,难道这不是电影里非常常见的反面角色吗。在电影里表现角色的残忍,这样的桥段总会有。会想到二战电影里,集中营的军官递给犹太小女孩糖果,然后在她毫无防备是开枪杀死她;《钢琴师》里的酒馆老板以为自己能够躲过一劫,军官在填子弹后还是杀死了他,只是那个等待的过程被延长了。

“我明白了。你见过人被吊死吗?”

“没有。但我看过人被枪杀。”

“好吧。”莱奥挠挠腋窝,“你在观看时想到了什么吗?什么特殊的东西:当子弹击中时,他们的面部是什么表情?”

“是的。大多数做出孩子样吃惊的表情,他们不相信地四面望望,好像他们无法理解,有一天也必须结束。”

“结束?结束什么?”莱奥问道。

“喏,结束生命。”埃尔基说道。

伦茨早期的作品读起来有种奇怪的感觉,尤其是《空中有苍鹰》,它给我一种我在读俄国人写的小说的感觉......但一直想知道会不会有人把伦茨的作品拍成电影,那该有多好啊。

评论 ( 4 )
热度 ( 6 )

© Saturn allium fistulos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