Über den Professor
Ich bin ______.

昨天在写的时候听的是这首曲子。在网上是找不到歌词的,我以为我能听出一些,但也只是一些而已了。

Is it all?Is all the suffering and pain?Is this in vain?

坦白讲我不喜欢布里顿在最后想表达的意义,我也不会否认这会影响到我在写时的一些想法。毕竟是些主观的东西吧。

曾经考虑过作家会遇到道德障碍的问题,他们要如何描写露骨的或者血腥的令人作呕的场景。我想了一个很不合适的例子,萨德在写《贞洁的厄运》时该是什么样,但我当时忘了他自己就是一个名声狼藉的人。

早上醒来以为今天会有一个十分壮烈的鲤鱼打挺,结果还是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起起伏伏,房间的地板和天花板都在呼吸。然后我又睡死过去。啊......昨天太伤神了。梦见自己在路上被人追,遇到岔路口,我把背包扔到了一条路上,然后顺着另一条路逃走了。当时我就想,“我真是个天才!”但我觉得追我的那个人比我聪明许多。

大概下个月就不会准时出现什么新的东西了。

评论 ( 8 )
热度 ( 3 )

© Saturn allium fistulos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