Über den Professor
Ich bin ______.

“哦,阿德里安,可怜的阿德里安……”
“他看见灰白的骏马驰来,所到之处尽是尸体和飞蝇。‘向前走’他说,他握住了枪,却一脚陷入血潭中。身后炮声与哀嚎交织着钻进他的耳朵。”

大概是接下来的故事。
时刻提醒自己的字真的太难看了……
想起来我似乎有一条蓝黄相间的领带,不过自从买回来就一直没有戴过。

评论
热度 ( 10 )

© Saturn allium fistulos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