Über den Professor
Ich bin ______.

-在看让·富盖的《圣母子》时很吃惊。明明是十五世纪时的画但是蓝红的对比非常乍眼,而且圣母的皮肤太过苍白,没有生气(和中世纪祭坛画里苍白的皮肤不一样,并非技术限制......而是那种像是陶瓷一样的光滑苍白。)再看后面蓝色和红色的天使,觉得真是有些毛骨悚然啊......

前阵子想到了有关死神与少女的事情,后来想:这些少女似乎都是被夺去生命的,但是明明还有那些夺走生命的少女啊。有着美貌又会带来死亡的年轻女人,除了在神话里的面容姣好的妖魔,大概还有许多。友第德或许是一位,但她说是少女的话有些勉强吧......

莎乐美应该算是吧......?虽然圣经里只是叫她希罗底的女儿,连名字都没有。但她的戏份比她的母亲要多。《阿塔·特罗尔》里出现的是希罗底而不是莎乐美,而且海涅称她爱慕施洗约翰。到了王尔德笔下就变成了莎乐美对约翰痴迷不已。是因为纯洁的少女和病态的情感能够更好展现出戏剧效果吗......艺术家们对这个题材的喜爱程度真的令人吃惊。我在看《莎乐美》的歌剧时在想那个约翰的体型不像在监狱里关了好久的人,歌剧部分在七重纱之舞的部分确实弱化了(和电影不大一样......但歌剧里的处理不错啊)

如果说少女是美和青春的象征似乎会显得片面吧。之前在看《威尼斯之死》时还在奇怪,为什么托马斯·曼要选择一个男孩做美的化身。

“他的金发没有被剪刀修整过,就像挑刺的男孩一样,在前额和耳后打着卷儿一路垂到脖子上,”

“这是安里帕大理石雕成的厄洛斯的头颅,还泛着奶油色的釉光,眉毛有些严肃却形状姣好,浓密而柔软的卷发恰到好处的覆盖着太阳穴和耳朵。”

“这本身就是一件精美的艺术品。”


塔齐奥被形容成了古希腊时的少年(其实电影中饰演他的演员确实是位美少年啊)有一小节开头的环境描写日常提到了太阳神,加之背景是在威尼斯,托马斯·曼的考据程度一直是令人瞠目结舌(《浮士德博士》里明明就到了考据狂人的地步啊),可能的确是有深层意义的。

莫名想到卡拉瓦乔诸多肖像画中的少年是穿着古希腊时期的衣服出现的,扮演成乐师或者酒神。还有出名的那喀索斯,古希腊的美貌少年们被艺术眷顾了啊......

不过在看道林·格雷的过程里对王尔德的用词产生了过敏的反应,太华丽了......(甚至感觉了对穷人的嘲讽,也许我真的不大喜欢王尔德。)

-现在手里只剩下一本《面包与运动》了,这样我就能达成“读完能买到的伦茨的小说”的成就。我真的是太喜欢他了......

-《暮色集》开篇里的《康塔塔》印象让我怀疑我到底是先听的曲子还是先看的这篇散文。

-突然觉得奥匈帝国一战时灰蓝色底子红色条纹的军服裤子很像某些校服裤子(不......)

-Jonny Cash真的太棒了!今天在循环God's Gonna Cut You Down,非常好。

莫名联想到了米勒的画,有人说播撒种子是有象征意义的;记得也有拿麦子和稗草指代善人和恶人的段落和拿收割指代最终的审判的说法。谁知道呢...... 

-达成一天一顿饭的成就,“你这么不规律的生活怎么行啊?如果你养了猫真的能照顾好它吗?”

-我真是个话唠。

评论 ( 6 )
热度 ( 8 )

© Saturn allium fistulos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