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菲躺在草地上,空中的金色飞絮落在她的身上,她闻得到远方飘来的面包的香气。

Vergiss nicht

Über den Professor:

事情就那样发生了,一切都显得顺理成章。


维斯不记得那是什么时候的事了,但他记得自己当时坐在教室里。那是堂拉丁语课。他注视笔记上歪歪扭扭的字迹,那些字母突然间纠缠在一起,像黑色的麻绳,它们束缚住了他的手腕。麻木感从手向全身蔓延,最终他浑身都动弹不得。他只觉得自己在害怕,至于在害怕什么,他也说不清——他只知道,自己快要死了。


后来,他看着逐渐褪色的人们把他抬到了医务室,他们脸上的惊恐更甚于他。他觉得医务室中浅蓝色的窗帘在疯狂生长,而米白色的天花板在一呼一吸。不大的白炽灯成了圆月、棚顶上的一个窟窿,里面流淌出的滚烫月光要把...

回乡

回乡

苏菲·齐默站在山坡上,整个城镇都在她的脚下。已经到了日落时分,天边的云都染上了橙色的光晕。
她看得入迷了,她几乎忘记了自己是正在“逃命”。这是她第一次吸烟,她深吸一口便呛得自己不停咳嗽。
她觉得自己已经长大了。

1 / 7

© Saturn allium fistulos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