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e Ruhe

Über den Professor:

Kapitel 2


2003年1月19日  14:26


埃利亚斯对这个不大的乡镇有几分好感。


他驾驶从苏菲那借来的车——他费了不少劲才把这辆老旧的黑色轿车启动——他沿着镇里的堤坝行驶。堤坝下生长的杨柳伸展的枝干在夏季一定繁茂多姿,埃利亚斯热爱生机勃勃的事物。这个小镇的边界上有架老风车,顶上是黑色的瓦片,四周都喷成了红色,边缘残破的叶片在冬风里慢悠悠地旋转。埃利亚斯的故乡也有一个差不多的风车,不过要比眼前的这架破多了。他仿佛回到了自己童年的某个阶段,看着那些熟悉的但是年轻了许多的面孔。


埃...

Sein Grab

Die Ruhe

Über den Professor:

Kapitel 1


上空盘旋的乌鸦在麦田上投下模糊黯淡的影子。


秋天里凌晨的到来愈加拖沓,麦田的边际在日光里燃烧着,而远处的农舍还溺在困倦的夜晚里。浮动在田地里的雾气在麦穗上结了水雾,空气又潮湿又冷得人牙齿打战。天空里混了不同的颜料,夜晚的那边积压的乌云预示着暴雨即将到来,老旧的农舍是禁不住的。


乌鸦猛地扎进田里,激起一阵麦浪。


无论天气如何,秋天的麦田是它们饱餐的宴会,立在一旁的稻草人只是个不入流的侍者。连腹里的草杆都被啄食出来的它满脸愁苦,毫无威严可言。


忽然,安心享受早餐的鸟类感觉...

Das Gemälde

Über den Professor:

Kapitel 4

维斯手里的包裹沉甸甸的,很有分量。包裹外是好几层被水泡过一般的旧纸壳。他小心的捏着上面的白色塑料绳,如果把泥沙弄进指甲缝里会很不好清洗。他剥开纸壳里散发着霉味和一股劣质啤酒味的报纸,他瞄了眼,那是十月份的报纸,他眯着眼辨认出头版新闻上模糊的单词,“谋杀”,“震惊”,维斯想到了这会是哪天的报纸。
  包裹里除了一堆不知来路的碎片——也许是画布,它们的背面摸起来很粗糙,正面又像是带着颜料,松节油的味道还没散去——还有一个牛皮纸封皮的窄而长的本子。
  他掂量了一下,这个在圣诞市场上...

【预售】über den professor原创小说本

http://weidian.com/i/2559703459?wfr=c&ifr=itemdetail

预售时间:6月29日——7月6日
作者、校对:Jostakovich
封设、排版: @山河长诀
页数:218P(含封面)
规格:三十二开
价格:80rmb
发货时间:最晚为七月下旬
感谢各位的支持XDDD(深深深鞠躬)

松林地
“我们都将前往松林地。”

初步调查

Über den Professor中Das Gemälde到Die Quelle的四个章节,将在七月末印刷成册,并收录一个番外短篇。

现在初步调查一下可能印刷多少册。打样结束后会进一步进行印调。

文章试阅:http://udpnovel.lofter.com/

感谢支持(深鞠躬)

P.S.通贩时会放出链接XD

Das Gemälde

Über den Professor:

Kapitel 3


福尔斯特认为,每一段关系里都会存在主动的一方和被动的一方。


那么对于福尔斯特和维斯来说,他永远是主动提供帮助的那一个,而维斯则总是被动的接受治疗的那一个。如果不是因为福尔斯特有天生的好脾气,恐怕他会和维斯的前两个心理治疗师一样甩开手,宣布自己已经无能为力。


福尔斯特会从积极的角度看问题,“至少维斯现在过得很好。”每次结束心理治疗后,他总会这么想,然后去街旁的面包店买个扭结条,按照约定和儿子去体育场踢足球。


而今天,维斯一反既往地最先发问。“今天是几号?”维斯在进了诊室后就快步走...

Das Gemälde

Über den Professor:

Kapitel 2


1993年5月9日


“你好,我是艾德温·福尔斯特。你想怎么称呼我都可以。”


名为艾德温·福尔斯特的男人的话没能在他的头脑里留下痕迹,福尔斯特姜黄色的头发和温和的蓝色眼睛也只是眼前模糊的斑点。


他的脑子依旧是混沌的,哪怕一个上午过去了,他仍觉得被抽离了。他能够推测得到自己现在是瘫在沙发里,神情麻木。


窗前半掩的浅蓝色窗帘在风的吹拂下飘动着。已经是傍晚了,地面上投射出的影子仿佛染上了橘色。生长的葱茏茂盛的植物令他心生厌恶。这些色彩仿佛伸手就能触...

Das Gemälde

Über den Professor:

Kapitel 1


“这就是杰作。”
死亡是可憎的,但它使艺术具有了某种沉重而真实的光辉。


无论是受庇护的英雄,还是传播福音的圣徒,他们最终都化作森森白骨,在地下从空洞的眼眶中望着世界继续前行。可他们的故事化作文字、图画,在生者的土地上流传。死亡为艺术染上了悲剧色彩,使得人们心怀恐惧与好奇撩起眼前的黑纱,往深深墓穴中窥探。
    该用怎样的词汇形容眼前的景象?


海因里希·维斯脑子里无法闪现出正确的词汇,拿词语形容好比为之涂上庸俗的脂粉。他知道面对如此景象他...

Prolog

Über den Professor:

海因里希·维斯不喜欢散步。


假如有一篇冗长的通俗小说在开头写道:“一个穿着鼠灰色大衣的年轻人垂头丧气地在街上徘徊着。”那么这无疑是最适合维斯的了。


前面就是码头,走过一段石板路就到了。


谁也摸不透这几日的天气,傍晚气温骤降,河畔的风也改了方向。维斯望向对岸的老城区,乌云迫近。他还没伸出手,风就替他把大衣裹好。这本来就不是一个适合散步的日子,维斯正这么想着,他又被卷进了从到港船只涌到岸上的人群里。他感觉自己踏进了一条河流,水位在不断上涨,除了呼吸困难,他还觉得两腿打颤。这条河流不断地冲刷着他,可...

这三张其实是一个系列的,做成了长图XD

苏菲·齐默关上车门时分明听到玻璃窗发出了清脆的迸裂声。

她检查一番发现是后车窗的边角上出现了裂痕。苏菲叹口气,估算着自己还有多久时间可以和它相处。暂且不说这辆车的年龄是否和苏菲的有得比,久经历练后它也是浑身是伤的老警员,前车窗上有两个弹孔,看起来颇是惨淡;前车门上有几道刮痕,黑漆下的钣金暴露无遗;至于轮毂上的刮蹭就更不用说了。这辆车不知道有过几位主人,退休的,辞职的,负伤的,但无论如何,它现在属于苏菲。从苏菲当上探长的那一天开始,它就被分配给了她,哪怕警局里有更多运行良好的车,偏偏这辆被分配给了苏菲——苏菲清楚,这就是故意的。想到这里苏菲更是无名火起,她往轮胎上狠蹬几脚,等它呻...

Mutter

夏季的夜晚潮湿燥热,让人难以忍受。如果耳边有婴儿不绝的啼哭,那更是煎熬。

阿洛伊西娅感觉身上的衣物同皮肤粘连,甚至成了身体的一部分。她浑身乏力,自从那孩子诞生后,什么东西便从她身体里剥离出去了,她感觉自己成了失去了水分的果实,只能发出空旷的声响。

那被剥离出去的、她身体的一部分在远处哭闹。乳母在哪。当她想起乳母回家打理琐事时,她也不想起身。她反而望着挂在床头的挂件,那是男人自己雕刻出来的,纹路粗糙。可他把它挂起来时尽是喜悦。满是傻气,她想。

孩子还在哭,在她听来带了恳求的意味。

她不敢往房间角落的阴影里瞧。

当她生产时,她觉得自己被抽离。恍惚中她看见隔壁来的姑娘在把脐带剪断,她感觉自...

1 / 5

© Saturn allium fistulos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