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模仿克林姆特

Die Lamm

Über den Professor:

Kapitel 2


2003年3月3日 17:56


丹涅拉喝下今天的第一杯咖啡。白色的泡沫在杯里打着转。


丹涅拉揉捏颈部关节,思索自己将来要面临的健康危机,她不禁叹口气,使注意力回到手里的稿件上。离下班还有一段时间,可丹涅拉知道一个优秀的媒体人时刻在工作或者准备工作。在报社里加班绝不是讨好上级的法子,如果想抓住机会就要保持时刻警觉。


丹涅拉想,我的警觉目前还在和病句和拼写错误的单词作斗争。她划出了“失钟”。“天啊,我能做的比他们好许多!”她几乎是拿圆珠笔把“失踪”刻在了纸上。假使丹涅拉没做那份慈善...

P1 他多么想大喊,我的先知,我的引路人!不知怎的,男人拥抱他的那一刻,他是战栗的。他丝毫感觉不到,男人是疏离而怠惰的,他只顾扯着那人的裤脚哭泣。他喃喃自语着,我的先知。
P2-6 涂鸦很有趣!

涨潮了,他走进河中,为自己施洗。

P1 他不高兴
P2 在正文中不可能出现的场景,“老板,两杯橙汁!”
P3 警局吸烟室中沉默不语的里希特兄妹,面临中年健康危机和中年事业危机的兄妹

百适可

Die Lamm

Über den Professor:

Kapitel 1


2003年3月3日 7:13


苏菲·齐默此刻十分不耐烦。每当她开始询问,受害人的亲属就按下了哭泣的开关.她真的受够了。这对调查没什么好处。她似乎并不因这不合时宜的情感而惊异或愧疚。


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再好的炖菜每日都会出现在餐桌上也会招人厌烦。日程表里充斥着谋杀,每日和流血打交道,夜晚里和骇人的照片作伴,苏菲丝毫不奇怪自己会变得麻木。她变得疲惫了。可这不是什么好兆头。所以苏菲学会了自我调节,比如在门口来一颗烟,吐出烟雾,看它在空中慢慢消散。


今年的春天异常的萧索。...

Über den Professor:

Die Quelle

Kapitel 5

Über den Professor:

Die Quelle

Kapitel 4

转载自:Über den Professor
Die Quelle
Kapitel 3

转载自:Über den Professor
Die Quelle
Kapitel 2

Die Quelle

Über den Professor:

Kapitel 1


2003年2月3日 8:20


还有些时间火车才能进站,维斯早早拎着行李靠在门口的扶手上。


在他收拾行李前,他把给埃利亚斯的报告叠好后放进了袋子的最深处,他不止一次把它拿出来,仔细检查每个单词,还划掉几个他认为多余的。最后他把四张纸对齐放进袋子才松了口气,他终于把石头推上了山峰。


火车减速了,维斯把头转向窗外。成片的景色终于不再粘连在一起。冬天的早晨来得晚,光束越过灌木丛在车厢壁上投映的影子很浅。维斯贴近车门的玻璃,他尽力偏着头,看到了红褐色的城市,冬天的积雪盖住了黑色的楼顶,他...

1 / 5

© Saturn allium fistulos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