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德

赵小的四姨住院了。

倒也不是什么大病,但家里上下忙得和煮烂的稀粥一样。四姨她老头才夸张,一条龙都快和人商量好了。最后大家一致商量,恰巧下周城郊寺庙有场法会,家里人琢磨择日不如撞日,不如到法会上求点什么。

赵小倒是坚决得很,他不信鬼神佛法那套。结果他还是被驾到了寺庙门口。每人花了点香火钱,把名给写帖上送到大和尚手里。在场的手里都拿本经书,诵经时也能跟着念上几句。赵小可倒好,不念显得自己心不诚,念了又怕满嘴胡话,他只好跟着干嘎巴嘴。不得不承认,几百号人一齐念经让赵小倒是心生敬意。

等到各位在佛像前磕头时,赵小开始犯嘀咕了。

本来就是被拖来的,心里自然是不情不愿,让他给佛像磕头更是没理。他心想自己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儿,连跪天跪地都舍不得弯个腰,跪父母也够迂腐的,怎么能跪个自己都不信的泥巴。

问题现在来了,他站在佛像面前才发现两边还有怒目圆睁的罗汉瞅着他,盯得他心里发毛。这不,现在他觉得满堂的塑像都朝他看。站他后面的三舅老姨也催促他,哎呀你四姨搁那疼着呢,你就替她求求嘛,你就算是积德了。

要是不跪,那四姨怕是好不了了?想到这赵小心里开始怕了,要是真不好怕不就是他心不诚,犯了什么忌讳——哎呦,那可就是罪过了。可这众目睽睽之下就跪下然后脑袋着地也不是个办法,赵小就是狠不下了这条心——他就是做不出来。

最终,为了四姨的健康,赵小一咬牙,一跺脚,脖子一梗,朝着佛像一个深鞠躬。

这下他放心多了。

评论 ( 10 )
热度 ( 62 )

© Saturn allium fistulosum | Powered by LOFTER